迟来的正义 “太阳花学运”喽罗等7人二审被改判有罪

迟来的正义 “太阳花学运”喽罗等7人二审被改判有罪
“学运”喽罗魏扬等人二审被改判有罪。(图片来历: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)我国台湾网4月29日讯 归纳台媒报导,6年前发作的“太阳花学运”分子占据台湾行政机构事情,台湾检方共申述132人,民进党当局上台后对这些人撤告,其间“学运”喽罗魏扬等10人一审被判无罪,在岛内引发极大争议。台湾检方不服提起上诉,台湾高等法院4月28日二审宣判,确定魏扬等7人煽动别人违法,改判2个月至4个月有期徒刑。2014年3月18日,台湾立法机构审议《海峡两岸服务交易协议》时,岛内迸发了“太阳花学运”。3月23日,魏扬与岛内所谓的青年政治势力集体成员,伙同其他占据台立法机构的“学运”社团人员,于当晚7点煽动民众在台行政机构周边路障上铺起棉被,以人数优势冲倒差人,强行爬入行政机构,并在正门前广场上默坐反对,扬言要瘫痪台当局。此外,也有大批民众与学生,闯进公事人员办公室与电器室,与差人迸发剧烈抵触。魏扬等人二审被判有罪,岛内言论普遍以为这是“迟来的正义”。国民党对二审法官的正确判定表达必定。国民党表明,他们一贯支撑公民透过合法管道提出反对与诉求,但选择性的民主不是民主,违法刑责本就该依法究责。时任台当局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的江宜桦以“正义常常迟来,但不会不来”为题发文慨叹道,“太阳花”分子总是选择性着重,自己“平和”呼口号就被警方强制驱离,但却不回答怎么损坏行政机构的设备,怎么暴力推挤差人,怎么拆毁行政机构大门。这种行为不是“平和示威”,更不是所谓的“公民不服从”,假如这算“公民不服从”,那一切不合法暴行都能够自称“公民不服从”。台湾《联合报》宣布题为“太阳花改判,法令回来了”的文章以为,若是煽惑煽动乃至带队冲进公署、损坏公物、打差人的人无罪,等于公开鼓舞违法,后遗症不容小觑。若别人也能够行使所谓的“公民不服从”及反抗权,暴力抵触、占据公事机关,台湾或将永无宁日。(我国台湾网 李宁)